绵糖wing

新人一枚,小学生,我要吹爆凹凸全员啊啊啊啊啊!吹爆七爸啊啊啊啊!

『雷卡』泡沫

小学生文笔
觉得雷卡是真的好好吃
刚开始就觉得这两人身高差是真的萌
文章是在QQ那码好再复制
实在是无聊就随便写写的,是个超级雷卡吹,还有,我11岁的,写的文都很渣,而且在学校里还是个学渣,不喜勿喷呐。
https://buluo.qq.com/mobile/v2/detail.html?_bid=128&_wv=1027&bid=298777&pid=5857262-1512565306_298777_&from=share_copylink

『雷卡』大海

因为赶得比较急
所以质量不是很高
还请见谅


是个刀子
/不怕被打的

『大赛决赛』

迷宫里,地面上,到处都是血迹,排名榜上,闪烁着仅剩三人的名字

“哈......哈......”

红色中,一名身上布满鲜血的少年疾步奔跑着,帽子上原本干净整洁的白色羽毛变的破烂不堪,围巾也因为被血染红而变得更红艳了

奔跑中,卡米尔打开系统,查看大哥的位置

“距离不远了……”

卡米尔关掉系统,往下压压帽子,减轻重量,使得自己跑得更快一点

“大哥!”

“卡米尔?!”

卡米尔跑到雷狮身后,喘着粗气,调整好了糟糕的情绪

“大哥,我来铺佐您”

“......嗯”

两人背靠背,没有语言,因为他们心有灵犀

『大哥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您并肩作战了』

『卡米尔,我命令你,不许说这种话』

『是......大哥』

那你......倒是睁开眼睛看着我啊

“大哥!”

银色子弹穿过他的心脏,鲜血染红了少年的身体,染红了他的湛蓝色瞳孔,染红了记忆......

“卡米尔!”

卡米尔无声地倒在雷狮怀里,笑了笑,艰难地用沾满鲜血的手轻轻的摸着雷狮的脸,擦掉雷狮的眼泪

“大哥......请您,务必活下去……带着我的那份,一起......”

卡米尔再一次天真的笑了,但是雷狮来说,这是他最后一次笑了

躺在他怀里的人渐渐地,变成星点,带着笑容,散尽在空中

“卡米尔!!”

雷狮痛苦的跪在地上失声痛哭着,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围巾

“噗”

又一声子弹穿破肉体的声音响起

雷狮的眼睛顿时变得无神,重重的倒在地上,手中依然握着围巾,最后一滴眼泪慢慢跑出眼眶,划过他冰冷的脸

系统音:参赛者卡米尔、雷狮,已退出比赛

『抱歉......卡米尔,我啊……输了呢』

如果星辰大海消失了,那浩瀚宇宙也将不复存在……

【安雷】迷

很短很渣很烂
大概是个刀
大概吧……

大赛最后一分钟

“呼......呼......切”
雷狮双手撑地,衣服早已破烂不堪,紫色的瞳孔里充满了不屑

“恶党,起来吧”
安迷修双手持剑,站在雷狮面前,原本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变得脏乱,陪着衬衫的领带也在打斗中丢了

“嗤,安迷修,你觉得,我现在......还起得来吗……”
雷狮抬起头,望着安迷修,苦笑着,很不甘心
“安迷修,现在......就剩我们两了,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
“嗯?”
安迷修愣住了,因为他认识的恶党不会这样,安迷修收起双剑,单膝跪下来
“恶党,你......认真的吗……”

“哼,你觉得,我像是在开玩笑吗……”
雷狮拉过安迷修的衣领,很坚定的说道
“快点啊……你不是骑士嘛,骑士不就是要解决我这种恶党吗……”

“......”

“哼,安迷修......快点啊……”

“......既然恶党你执意要死的话,那在下......就如.你.所.愿......”

安迷修拿出冷流,毫不犹豫的刺向了雷狮的腹部,鲜血溅在了安迷修的白衬衫上

“呵......咳咳......安迷修,下辈子再见了……”

系统:参赛者雷狮,回收完成

“恶党,我爱你......”

然而回答他的,是一片寂静

别打我啊……

【完】

『卡埃』糖果(完结)

【卡埃】糖果(四)

很短很渣很烂
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

“这是两位点的千层蛋糕,草莓慕斯喝两杯咖啡,请慢用~”
服务员小心翼翼地将食物放在桌上,便去忙了

“埃米,你的千层蛋糕”
卡米尔将千层蛋糕推到埃米面前,轻笑着

“呜哇!好香啊!看起来好好吃!”
埃米两眼放光,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,说道:“那,卡米尔,我就不客气啦!”

“是是......你吃吧”
卡米尔拿起叉子,慢慢的将草莓慕斯切开一小块,放进嘴里,口腔里顿时弥漫着淡淡的清香,满意地笑了

“对了,埃米,你为什么喜欢吃芒果千层呢?”
卡米尔用精美的小勺子打起一勺糖,搅拌着杯中的咖啡

“诶,问我为什么喜欢吃芒果千层?嗯......就是因为好吃啊!”
埃米笑着答道,舔了舔叉子
“那,卡米尔又为什么喜欢吃甜食呢?”

“啊......因为苦的已经吃够了啊……”
卡米尔苦笑道,因为小时候的事情,大概只有大哥和自己知道了

“诶?什么叫做......苦的已经吃够了……啊”
埃米显然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,歪头看着卡米尔

“等以后你就知道了......”
卡米尔拿起茶杯,喝了口咖啡,然后又望向窗外

“哦......”
埃米端起咖啡,喝了起来

卡米尔看着窗外那川流不息的车辆,还有那布满星星的夜空,这些,全都印在了卡米尔的眼里

“差不多了,回家吧”
卡米尔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向埃米伸出手,表示要牵着他的手回家

“嗯”
埃米牵住卡米尔的手,一蹦一跳地跟着卡米尔回宾馆了

回到宾馆,卡米尔开了门,埃米就冲进了房间

“呜哇!终于回来啦!”
埃米正想往床上躺去,卡米尔一个眼疾手快,立马揪住埃米的呆毛,一脸无奈地说:“要先洗了澡再躺床上,身上很脏的,懂了吗?”

“唔......是是是!我现在去洗澡还不行吗……”
埃米委屈地从行李箱中拿出睡衣等物件,走进洗手间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卡埃】糖果(三)

很短很渣很烂的文
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啊
觉得凹凸最后两个正常的也不正常了

卡米尔牵着埃米的手漫游在街上,街道两旁时不时窜出几只野猫,埃米都会意识卡米尔停下来,蹲下身摸摸野猫的头或挠挠猫的下巴

“你,喜欢猫?”
站在一旁的卡米尔问道

“嗯,因为猫很可爱啊,我以前就养过一只,虽然养猫麻烦了点,但好歹比一个人在家无聊呆着好吧”
埃米边撸猫边回答

“这样啊……”
卡米尔看着埃米,入了迷,直到埃米叫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

“就是这里”
卡米尔停下来,指着前面的那家店说道

店铺外面放着几株植物,墙壁上涂上了淡淡的蓝色,像大海的蓝色,店牌上写着大大的“蔚蓝”两字,卡米尔牵起埃米的手
“走吧”

“嗯”

走进里面,两人选了一处比较静的地方,卡米尔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,直接给了正在看风景的埃米

“埃米,菜单”
卡米尔叫了声埃米,偷偷笑了起来

“啊?哦”
回过神来,接过菜单,翻开,盯着菜单上的芒果千层蛋糕

“想吃?”
卡米尔伸出手,戳了戳埃米的脸,另一只手撑头

“嗯,可是......”
埃米看了看价钱,犹豫着

“想吃就点嘛,我请客”
卡米尔笑着,便对站在桌旁吃狗粮的服务员说道“一份芒果千层蛋糕,一份草莓慕斯,两杯咖啡”

“芒果千层蛋糕,草莓慕斯,咖啡,好的,那两位还需要什么吗?”
服务员边写边问

“嗯......”

“不了,就这些”


“好的,两位请稍等片刻”
服务员走着心想:天啊,现在的小孩也太腐了吧,都还玩起同性恋了……

卡米尔望着窗外,看着那五彩斑斓的霓虹灯,很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卡埃】糖果(二)

很短很渣很烂
超喜欢弟弟组的!
第一次写文,不喜勿喷\(≧▽≦)/


“你还没吃晚饭吧,我带你到外面吃吧”
卡米尔凑近埃米,微笑着
“啊......那,好吧”
埃米见卡米尔离自己那么近,稍稍后退,小心翼翼地回答着
“那,你想去哪呢?”
卡米尔盯着埃米的呆毛,起了玩意
“嗯......随便啦,只要有芒果千层就好啦……”
埃米漫不经心地回答
“这样啊……噗嗤……”
卡米尔玩弄着埃米的呆毛,不时发出笑声
“等、等下!不要玩我的呆毛啦!”
埃米赶紧护住自己的呆毛,习惯性的鼓起腮帮子(不要问我为什么会习惯性)
“哦,那么,就去离宾馆最近的那家餐馆吧”
说完,卡米尔挑逗式的捏起埃米的下巴,朝耳朵那边哈了一口热气
“诶......好、好吧……”
埃米顿时脸红了(埃米:作者你给我过来!!!绵糖:呜哇哇!鬼才敢过去啊!!!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卡埃】糖果(一)

很短很渣,第一次写文
超喜欢弟弟组的!

因为艾比被送去国外留学,悲催的埃米找不到其他人,只好搬进雷狮海盗团家
埃米来到雷狮海盗团住的宾馆楼下,坐电梯来到第三层,来到401号门前,小心翼翼地敲响了门
门开了,来开门的是卡米尔
“你是,埃米?有什么事吗?”
卡米尔看了眼埃米脚旁的行李,大致知道了埃米来干嘛了
“那、那个,因为我姐出国留学了,所以我只能搬到你这住了……”
埃米战战兢兢地说着
“哦,进来吧,放心,大哥他们出去了,明天下午回来,我会解释的”
卡米尔将门打开,帮埃米提了一个箱子
“那、那个,谢谢啦……”
虽然卡米尔不像雷狮一样粗口,但卡米尔毕竟是海盗,埃米还是尽量跟卡米尔保持距离
将行李安放好之后,卡米尔指着一间空房间说道:“你就住那间吧”
“嗯”
卡米尔瞥了眼正在整理行李的埃米,往下压了压帽子
“你吃晚饭了吗?”
“啊我......”
埃米抬起头,慌张地答道:“我......已经吃了啊”然而埃米的肚子却不争气地“咕噜咕噜”叫了起来
“嗤”
卡米尔故意凑近埃米,微笑着
“好了,我带你出去吃吧,想去哪里呢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